• 2006-07-06云水赋

    写在前面:看了别人那么多的同人文,不禁自己手痒。其实我的文章是无法与那些高手相比的。写了也只是自娱而已。

    这个就当作我悼念奉孝第一弹吧。


    一、重逢

    「梦中,我又看到了那个男子。」绿衣这样和玉藻说。玉藻笑盈盈的为绿衣斟满了茶,坐下来问「还是哪个男子?」

    「姐姐,就是我和你说过的七年前在山中偶遇的那个人啊。」

    「哦,那么长时间了。」玉藻轻轻呷了一口杯中的茶。

    「是啊,都过了那么长时间,我认为自己都把他忘记了。其实,我也搞不太清楚当年到底是真实还仅仅是……一场春梦。」

    「小丫头好不害臊,竟然……竟然……」玉藻禁不住用帕子掩住口,『格格』的笑了起来。绿衣也红了脸,尴尬的喝了口水。

    「那么,姐姐,我就告辞了。」绿衣起身要走。

    「回云梦泽吗?我正好也有些事,就不留你了。」

    绿衣只是怕玉藻继续揶揄她,所以才告辞。其实按她的脾性,好不容易可以出来,怎么会那么快就回去。她听说雒水有仙女,就想跑到那里去瞧瞧。自己虽然早就位列仙班,但是懒于应酬,交往的面也就不广。而且她们是后来才入了现在的天庭,原来只是荆襄地界自成体系的山精水神。听说这个洛神极美,月圆之夜便浮出水面,着六七侍婢共舞。

    绿衣行至东都,不禁迷于这种繁华。东看看,西摸摸,喜不自禁。别人看这女孩一脸天真、不谙世事的样子都塞给她一些小东西。走完东都的整条街,绿衣收获倒不少,嘴里衔着糖葫芦、手上还拿着糖人儿啊、草辫的蟋蟀啊林林总总的。路人见他旁若无人的在路中间儿大摇大摆的走着,都有点诧异。

    「奉孝、明公差遣你筹运粮草,办的如何了?」一位面容姣好,清雅通秀的水色长衫男子问他身边的青衫男子。

    「先着仲德回去禀报明公了。」青衫男子回答道。因为在低声咳嗽,看不清面容。只见他长身玉立。

    「奉孝还在这里逗留所为何事?」水色长衫男子微微皱了一下眉追问道。

    「我……我到河内去一次。」青衫男子说。

    面容清雅的男子立刻满面戚色「是弟妹……」

    青衫男子应了一声,终于抬起头「明日是梢儿生辰。我正好也去拜见一下外父。若明公询问,还要麻烦文若……」说着眼眶不禁有些湿润。

    看到好友时隔经年尚无法忘怀丧妻之痛,被称为文若的男子不知道如何安慰,只好低声道「明公那里自有我去,奉孝……节哀顺便。」

    奉孝感激地看着文若,拱了拱手先行离开了。

    他们两人谁都没有发现身后的绿衣呆呆的望着,甚至连手上的玩意儿都掉到地上了也不知道。绿衣看着奉孝的背影,眼泪就落了下来。文若目送奉孝走远,回头才看到绿衣「姑娘,您没事吧。」文若帮着捡起散落的东西,想要递给她时发现绿衣根本没有接过去的意思。于是也挺尴尬的扎煞着手。他左顾右盼,最好碰到谁可以解围。

    「七年前……」

    「姑娘你说什么?」

    「七年前原来不是梦,真的不是梦啊!」绿衣含着泪紧紧握住文若的手腕。她手上甚至还残留着麦芽糖的残渣,粘呼呼的。「我就知道我们肯定可以重逢的!」绿衣兴奋的不知道怎么表达才好。她踮起脚,轻轻的吻了文若的额头,像只小鸟似的追寻着奉孝的足迹去了。文若倒着实被吓了一跳,登时不知所措。待绿衣走远了,他才醒悟过来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,四周的人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。文若也不好解释什么,把手中东西一扔快步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。

    二、执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