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前言:《云水禅心》是一首今人所做的琵琶曲的名字(是琵琶吗?)因为懒得想了……就拿来用了……我认罪……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 

    “净土寺辩机,罪孽滔天,苟且营私。”一个人指着布告念着。

    “哟,这么严重!辩机和尚平日里看起来挺正直的呀。”

    “知人知面不知心。圣上下旨了,三日后午门腰斩啊。”

    “到底什么原因啊?这上面写清楚了吗?麻烦老哥你看看。”

    先头读布告的一个小老头转过身来朝着大家说:“听说啊……”他故意拖长了调,“这个辨机和尚勾引了圣上的十七公主——高阳公主。”

    四周一片惊讶的嘘声。

     

    “辨机,万事由我担待,你和高阳快跑吧。”

    身陷囹圄的辨机搁下笔,抬头望着气急败坏的房遗直说:“房大人,多谢您的好意了。可是……除了以译完这些佛典来减轻我身上的罪孽,我已经没有别的渴望了。”

    “辨机!你难道不爱高阳,不想和她长相厮守吗?”

    听到高阳,辨机无法遏止内心的激动,手微微颤抖着,眼里也涌上一层薄雾:“高阳……公主……我犯下的罪,却要她来承担。房大人,辨机死后,辨机死后……还请您多照顾高阳公主。她……她其实是个很柔弱的女子。”

    房遗直冲上前揪住了辨机的领子,咆哮道:“你这个懦夫!自己心爱的女人却要别人来照顾!”

    辨机没有挣扎,只是轻轻的把头偏开。

    房遗直颓然后退,辨机朝他的背影深深的拜了一拜,回案提笔继续译经了。

     

    “玄奘啊,经文的翻译进行的怎么样了?”太宗一边赞赏着《大唐西域记》一边询问之后的进度。

    “请圣上放心,经文的翻译很顺利,而且《大般若经》也已翻译过半了。”

    “如果有什么需要,玄奘可以直接向朕提出来。”

    太宗看着沉吟的玄奘,追问道:“有什么话,玄奘尽管直言。”

    “圣上,出家人不打诳语。辨机虽然入狱之后还继续在译经,可是……缺了他……”玄奘话还没说完,太宗就动起雷霆之怒:“胡说!辨机根本没有资格继续翻译经文!我不相信泱泱大唐竟然连替代辨机的人都没有。”太宗停了一下,压了压火气:“玄奘今天先回去吧。关于译经朕改日再与你相谈。”

    玄奘叹了口气,就告辞了。还没跨出宫门,就看到高阳心急火燎的冲过来,连撞到他了都不知道。

    “父王!你不能杀了辨机!”

    太宗对高阳招呼都不打直接冲进来的行为已经不悦,听到是为辨机求情,更是不想搭理这个女儿。

    高阳跪在太宗脚下,哀哀的哭求道:“父王,你如果杀了辨机,我也活不了了。”

    太宗拍案大怒:“你竟敢用死来威胁朕,你的父王,大唐的天子!你去死吧!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女儿!”

    “父王!你真的……真的不疼我了吗?”太宗微带怜爱的转过头来。

    “我离了辨机真的活不了了啊,我爱他。”太宗听到自己女儿还是执迷不悟,心中凄苦,眼前一黑摔倒在地。朦胧间听到高阳的哭喊:“父王!父王!快来人啊!”

    一代名君霸主倒下了。

     

    “辨机,辨机!”

    听到高阳在牢笼外声声凄惨的呼唤,辨机紧紧握住了拳头,克制着自己回头看她的冲动。

    “辨机,我们逃吧,逃到天涯海角我都跟着你。”

    “……”

    “辨机,你说话呀!我都这么求你了。”

    “公主,你回去吧。这里不是您应该来的。”

    “我夫君在这里,我为何来不得。”

    “……”辨机一阵激动,待心跳慢慢平缓之后,轻笑了一声:“公主真爱开玩笑。驸马是房玄龄大人的二公子啊。您应该回房府才对。”

    “辨机,你好无情啊。难道你连自己的孩子都想抛弃吗?”

    “小……小僧……没有子嗣。”辨机的声音颤抖了。六年了,他没有见过自己的孩子一面。梦里,多少次想象着孩子的模样,多少次紧紧的抱着孩子,听到孩子奶声奶气的唤着自己“爹”。多少次流着泪含笑而醒。说出这句话的辨机仿佛感觉自己心都碎了,碎成一片一片。

    “你好……你真好……辨机,我看错你了。我高阳瞎了眼……瞎了眼……”高阳痛哭转身离开了。

    辨机背靠着墙,一点一点的滑下,泪水已经爬满了整个脸庞。

     

    行刑当天,一路上都挤满了人。有的人恶毒的嘲笑着辨机,有的人却同情着这位清华脱俗、学问渊博的僧人。在行刑台上,辨机看着台下无论是同情还是幸灾乐祸都充满着感情的一张张脸庞,听着嘈杂,心灵却慢慢平静下来。刽子手最后问了辨机一声还有没有什么心愿,辨机摇了摇头。刽子手深吸了一口气,一阵耀眼的光华劈下,台下一片尖叫。

    辨机感到气力缓缓的从身体里流失,眼前恍惚中又看到了当年娇俏天真的高阳公主。他满足的叹了一口气,永远的闭上了眼睛。鲜血还在继续蔓延着整个台子,带着莲花的香气。

    “辨机用自己的鲜血洗清了罪。”一位老人这样说着,周围的人泣不成声。

     

    (完)